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宁夏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东莞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阳泉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盘锦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媒体评教师推销:学校不是卖场 少打学生主意
2018-04-25
中国青年报

  近日,有多名学生爆料称“霍山中学学生不购买在线教育课程会员被班主任约谈”。4月23日,安徽六安霍山县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称,现要求学校停止在校园内宣传该软件,若有学生后悔购买,学校需协助售卖公司做好退款工作。至于是否有教师强迫学生购买或约谈行为,该工作人员称“有一部分教师进行过积极宣传”。(新京报新媒体4月23日)

  对于不谙世事的学生来说,来自教师的约束还是有几分震慑力的。特别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少部分不购买的同学不热爱学习”,更有一定的道德“杀伤力”。尽管此事已被叫停和纠正,但不能不让人思索,类似事件何以层出不穷?

  平心而论,教师“推销”线上学习软件,或有良苦用心——就笔者目之所及,多数教师都希望学生成绩好、考试多考几分。并且,教师在此事中,未必像一些网友所推断的“拿人好处替人推销”。但是,办错事的往往是“好心”,初衷再良好,只要一强制就容易变味,光讲效率不讲策略难免出事。

  据相关人员表示,此前,软件销售方曾在学校中举办过座谈会,征求各班班长意见,但并非强制,学生自愿购买。“缴费时均由班长与销售公司对接,不存在教师收回扣问题”。

  不管收没收回扣,我们都需要追问:是谁让软件销售方进校园的?在商言商,销售方进校园不是做慈善的,也不会赔本赚吆喝,卖软件是他们最直接的利益企图。问题是,学校不是卖场,为何让他们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学生本应专注学习,为何让他们牺牲学习时间充当企业的“目标客户”?

  一些学校似乎正在沦为卖场。有推销书本的,有推销“思想”的,也有推销商品的。所谓推销书本,就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三流乃至末流作家,花钱出了书便迫不及待地通过关系进入学校卖书;所谓推销“思想”,即一些以赚钱为目的的煽情演说家,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幌子到学校举办讲座,今天输送孝道,明天鼓吹逆来顺受,不把学生煽得抱头痛哭誓不罢休。有的传统文化确实值得赓续,但那些道德绑架家传递的是变异的价值观,不可不警惕。至于推销商品的,报道提及的卖软件即是一例。

  稍加梳理可发现此类行为有三大特点,一是推销商打出的旗号都很正派,起码看起来很主流,很高大上;二是推销商善于蛊惑人,特别对那些辨识能力不高且急于渴望学生考高分的校领导很有效果;三是往往赚个盆满钵溢,烂摊子却让学校收拾,潜在恶果让学生承担。

  由此,想起了作家郑渊洁的提醒。郑渊洁曾发微博说:“开学头三个月,是作家打着讲课幌子进小学卖书的高峰期。”郑渊洁认为,不规范的校园签售,第一,不能保证图书的质量,影响孩子阅读兴趣;第二,一些商家把在学校的签售数量也统计进图书销售排行榜,影响了图书市场的秩序。所谓的校园签售,有多少行得正、坐得端、对得起良心?图书签售不该进校园,其他商业推销更应该被挡在校门外。

  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学校不得推销商品,校外之人更不得推销。赚学生的钱,大发黑心财,这样的商家是无良的,为无良商人大开方便之门,这样的管理者也是失职的。学校就是学校,为学生负责就不能把学校变为商场。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查询师范高中
选择省份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选择市
选择县
所属示范高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