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宁夏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东莞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阳泉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盘锦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复旦专家陆一谈“减负”:宽松下来容易,再要紧起来就难了
2017-04-25
上观新闻

  “减负”是很多学生和家长关注的热点话题。而在邻国日本,去年却正式承认推行了30年的“宽松教育”失败。基于“现行教育与当初所期待的宽松教育及其本质性精神存在巨大差距”,日本中小学将不再削减学习内容,并从2020年开始,全面实施“去宽松化”的新课标。

  同为人口稠密、民众普遍重视教育与学历的东方国家,在日本,“减负”这门“好经”为何会被念歪?现状何以离宽松教育的最初期待越来越远?邻国有哪些历史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深思?

  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陆一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将研究心向本报记者一一道来。

  以日本为鉴,脱离越减负担越重的怪圈

  上观新闻:日本国内把1987年以后出生的一代称为“宽松世代”,因为正是在这一年,宽松教育政策开始全面实施。而纵览宽松教育方针下30年间日本实施的政策,比如降低教学大纲的标准(缩减课本)、减少规定学时和公立学校去重点化,中国读者觉得十分眼熟,似乎与我们经常讨论的“减负”,在形式上多有相似之处。“宽松教育”和我们国内常说的“减负”是一回事吗?

  陆一:日本宽松教育与我们平时经常说的“减负”,在出发点和政策形式上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日本的历史教训,能让我们看清减负政策和实际学业负担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概括地讲,仅凭“减负”政策达不到“减负”效果。学生的学业负担、家庭的子女教育负担由多方面因素共同促成,单凭降低教学大纲的标准、减少规定学时、公立学校去重点化、禁止竞赛选拔、给公立学校教育设上限这类政策,负担不仅减不下来,还很可能加重。

  上观新闻:从结果来看,日本实现了教育的宽松化,现在正愁如何“去宽松化”,而在我国,不少家长感到近几年越提“减负”负担越重。这是为什么呢?

  陆一:

  出发点相似,但中日的社会情况有两个质的差别。

  第一个差别在于高等教育的选拔性。

  我国目前高考竞争激烈,本科文凭还是有含金量的。在日本,由于18岁人口锐减以及前几年高校过度扩招,上一个日本大学变得非常容易,大量高中学习并不充分的学生只要交得了学费,就能读到本科。这种情况下,整个基础教育的弦松脱了,还动摇了高等教育的起点。这种关键文凭贬值的局面对整个国家都不是好事。当然,这不是宽松教育政策带来的效果,而是人口锐减和高校扩招过度共同促成的。

  为了解释中日情况的第二个差别,我特别建议把不同的社会结构纳入考虑。拿日本的历史经验来说,你可以体会到宽松教育体现了典型的中产阶层愿望。

  对中产阶层而言,一方面不忍心孩子以太大的代价参与学历社会的比拼,希望孩子被世界温柔地对待,避免和“赤脚”孩子野蛮竞争,最好取消硬碰硬的选拔。另一方面,中产家长又试图调动力所能及的所有资源和谋算理性,使下一代通过高学历保持住自己体面的社会地位。当然这也使他们自己背负很大的教育压力。

  我们很能够理解基于这种心态而提出的“减负”诉求。且日本社会中产阶层庞大,社会均质化程度很高,宽松教育的理念容易达成共识,并且能够成为真切的行动—大家一起后退一步,缓和竞争。

  上观新闻:我国的社会结构和日本不同,教育水平还有较大的地区差、城乡差,这会如何影响学业负担?

  陆一:目前我国基于学历的社会流动还比较大,有庞大数量的家庭还在为造就第一代大学生竭尽所能。这个群体更相信通过艰苦的学力竞争获得公平的向上流动机会。从某种程度上讲,他们承认学业负担是向上流动必须付出的代价。他们没有捷径,只能依赖“应试”这条布满荆棘的攀登索,“减负”甚至不是他们的命题。

  所谓衡水中学现象,正说明了这种全力以赴“造就第一代大学生”的需求切实且巨大。这个群体在公共议题中声音微弱,但不应被忽视。所以,“减负”政策在我国没有形成全体民众的共识。在行动中的那些负责任的学校、教师和家长,谁都不敢松懈。可见,由于社会结构,对减负问题从共识到行动,中日情况不一样。

  但值得我们警醒的是,虽然我们实际的“减负”没有实现,但只要“减负”政策继续,日本宽松教育的恶果(公办教育空洞化、家庭教育负担倍增、抑制中产生育率等)便绕不开。更糟糕的是,正因为“减负”迟迟实现不了,一旦催生“减负”政策不断加剧的趋势,由此而来的家庭负担、应试负担只增不减;政策多变带来的升学焦虑,又会成为新的负担。我们必须脱离这个“越减负担越重”的怪圈。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新闻
人民日报 2017-05-09